推理小說是我一生的愛,學生時期還算認真嗑了不少。但出社會後隨著工作忙碌、外務繁多、懶惰等等藉口,看書的頻率與時間越來越少了,現在想想實在是備感慚愧,或許真的是有點年紀了,總是感嘆想做的事太多而時間太少。

養成寫部落格的習慣之後,決定逼迫自己重拾每日閱讀的步調,並且一定得在看完後寫點甚麼才行,否則隔個三五年再回來可能連曾經讀過這本書的印象都忘了,我不得不開始逼迫自己寫作。

的確頗累、的確辛苦,但我想這樣子紀錄生活才算是對自己的一個交代吧,也希望這樣磨阿磨,可以讓我有朝一日磨出點甚麼成績也不一定。


前言說完了,讓我們回到這本小說吧。這本推理小說是由福里曼·威利斯·克勞夫茲於1919年間養病時排遣無聊所寫,並在1920年發行,算算時日距今將近100年啊!

現在看來,這部作品可能沒甚麼,但在當時這本小說不但被後人認為開展了推理小說的黃金時期外,還同時奠定了日後所謂的寫實推理學派,可說是相當具有代表性的作品。

美國評論家伊克拉佛多說:「誰都不能否定克勞夫茲的代表作《桶子》是推理小說史中的經典之作。」日本作家井上良夫也說:「《桶子》是推理小說界中的殿堂之作,其他佳構在這座宏偉的建築面前,都顯得寒愴,不登大雅之堂。」在歷史上的評價高得不得了。

但最殘忍的事就是,當你看完書商這一系列對本作的推崇後滿心期待的讀它一讀時,你很有可能會大失所望。不過這並不代表這部作品不夠好,而是以現代的眼光來看無法滿足讀者罷了。

老實說,第一次看到篇名的時候一直讓我想到愛倫坡的另一則短篇小說The Cask of Amontillado,開頭也的確同樣充滿了恐怖懸疑的氣氛。

故事的一開始,其實還滿吸引人的,一個桶子運至港口,從縫隙掉出金幣,依稀還看見女人的手!事情絕對不單純呀,發現疑點的工人通知警方但卻陰錯陽差被神秘男子領走。約莫故事前1/4的部分,即是警方千方百計追查桶子的下落,一直跟桶子玩起你追我跑的遊戲,老實說,我一度在想:「該不會要找桶子找到結局吧!」所幸,桶子在藝術家菲力克斯的家裡找到,一打開,發現裏頭果真有具屍體。追查發現女死者與菲力克斯是舊情人,但後來她卻嫁給了另一個人,多年後在宴會中重逢,卻沒多久就變成了屍體!

故事情節發展到這邊其實相當單純,從頭到尾嫌疑犯只有2個,一個是菲力克斯,就是死者丈夫了。到中後段大概就可以確定兇手是誰,剩下的就是推翻不在場證明以及讓我頭昏腦脹的時刻表詭計。好,我承認,關於桶子怎麼樣被寄過來送過去的詭計我是有看卻沒有理解,搞得我好亂啊!

不過作者在劇情的安排和鋪陳我是感到相當佩服,總是在好像快要水落石出之際又找到了新線索推翻一切。雖說是近百年前的作品,但仍然相當別出心裁。

最後揭露兇手其實是死者丈夫時,嫌犯還上演了一齣謀殺警探的戲碼,又再創了一波劇情的高潮。

整體而言,這並不會是我最喜愛的推理作品,但我仍相當認同它在推理界的經典地位,而且以現在角度來看依然極富創意,可說是推理迷不可錯過的傑作。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就到facebook幫我按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pnie 的頭像
lepnie

天才雷普妮 The Talented Ms. Lepnie.

lep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