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到阿伯,是在寒冷冬夜的車陣中。然而,他並不是個駕駛或騎士,他徒步穿梭在車輛間,肩上的扁擔與周圍景象格格不入,彷彿古代人似的,印象中,他穿著單薄的短袖白上衣配短褲,腳踩著磨損不堪的藍白拖,或許還戴個斗笠。

 

他總趁著短暫燈號變換間的時刻蹣跚的湊近車窗,期待著與玻璃後的人心意相通。有時,車窗被搖下來,駕駛往籃子裡放了點零錢,取出一串芬芳。有時,在經歷了一連串的微笑搖頭後,時間到,車輛紛紛前進,獨留他一人在安全島上停滯不前

阿伯跟一般賣玉蘭花的阿婆有點不一樣,因為他沒有手,兩邊都是,說的更精確點,他的手大概只剩下正常人的1/3,而這也是為什麼他得肩負著扁擔賣玉蘭花。他總出現在同一條路上,但我卻從未來得及跟他交談。

 

今日,因為回家時搭錯公車的美麗錯誤,讓我不得不徒步走過那裡,過馬路時看見他的東西放在安全島上,趕緊從包包裡掏出100塊,接著開始搜尋他的身影。到了馬路對面,我站著往回看,果然他矮小的身軀出現了,我等過一個又一個紅燈,終於在他回安全島時過去跟他搭話。

 

「阿伯,這阿怎賣?」他沒有抬頭看我也沒有回答。我定睛一看,原來他正用他僅剩的小手臂努力把衣服塞進褲子裡,把皮帶繫上。我有點不好意思,也不想讓他覺得難過所以沒開口說要幫忙,只好站在那等他整理完自己的衣服。車子一輛輛從我身邊駛過,我有點不安。終於,他有點害羞地回應我,我拿了3串玉蘭花,把100塊放進他的口袋,告訴他很晚了早點回家,也請他注意安全。他的台語帶有重重的口音,我聽得不是很明白,不過好像是在叮嚀我要注意身體健康。我微笑點點頭跟他道別,他轉頭又回到車陣中穿梭。

 

回到家,媽媽把玉蘭花供在佛前,滿室馨香,我則祈禱阿伯能早日脫離安全島的游牧生活。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就到facebook幫我按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pnie 的頭像
lepnie

天才雷普妮 The Talented Ms. Lepnie.

lep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