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介紹】
人啊,就必須住在巴黎。

被譽為「法國的村上春樹」,
寫出另一種法式孤獨的小確幸。
在巴黎,他才感覺自己處於萬物的中心。
生命給了他一個沒有台詞的角色。
他嘆了口氣,說不上是憂傷還是滿足。
沒關係,至少,這個角色在巴黎……

施韋格先生並不常跑美術館,可是每逢大型展覽,他還是會去看看。
施韋格先生喜歡漫無目的地散步,而巴黎恰好是最適合散步的城市。
施韋格先生有一點孤獨,甚至是孤僻,很多話語從腦袋通過唇邊說出來的時候都會卡住。
施韋格先生辦了支手機,幻想打給初戀情人的場景,最後卻只打給了氣象台。
施韋格先生愛抽味道不太好、無法吸引女人的妮娜小雪茄,當他被冉冉煙霧所包圍,這份孤獨和隔絕,對他來說,完美得恰到好處。
施韋格先生不願得罪人,卻滿容易被得罪。他被得罪時,沒甚麼人注意到他。
施韋格先生不喜歡坐地鐵,但晚上八點後的地鐵讓他留戀,因為只有這個時段,人與人之間的短暫交會如此溫暖,看似分散,卻又同在一起……
施韋格先生甚麼錄影帶都有,這機器完全融入他的生活,為了保存記憶,施韋格甚麼都盡可能地錄下來。
施韋格先生熱愛夏提耶餐廳的旋轉門,每當重重推門閃進去卻又還沒出旋轉門的那個瞬間,他感覺自己就在世界的中心
他喜歡懷著自己身在世界中心的秘密,在夏堤耶餐廳靜靜品嘗法國家常菜。
施韋格先生是如此愛著巴黎,他無法想像自己不在巴黎會在哪裡,為此他談了一個終究要結束的戀愛……
施韋格先生是一座孤島。
在世界中心的巴黎,萬物圍繞著這座孤島一起旋轉。

以《第一口啤酒的滋味》暢銷全法國,賣出英、美、德、中、義、荷、日等十六國版權的菲立普.德朗,在《一直下雨的星期天》裡,以一種讓人感到幸福中有無奈、溫暖卻又微帶著孤獨的特殊氣味,深深打動了讀者的心。生活中的種種細瑣不順遂,在主角施韋格先生的巴黎散步裡,化為讓人莞爾一笑的默契;現代人熟悉且視之為理所當然的都市疏離感,在作者筆下,泛起了無數悲傷的微小漣漪。被譽為「法國村上春樹」的菲立普.德朗,在這本書裡,示範了另一種充滿小確幸的生活感,翻開本書,讀者就能親身體會,何謂「只要活著,就能感受到的喜悅」。

【作者介紹】
菲立普・德朗(Philippe Delerm)
一九五○年出生於法國北部瓦茲省。在法國諾曼第擔任文科教師,同時持續不斷的創作,作品包括小說、散文集和青少年文學。
他的《第一口啤酒的滋味》甫出版即造成轟動,蟬聯法國六大排行榜冠軍,在歐美形成一股閱讀風潮,特殊的文體被法國文壇稱為「果醬體」。他擅長以短小輕盈的文字,訴說屬於日常生活片段中的平凡樂趣,在他的作品裡,處處可以感受到一種溫溫淡淡的愉悅,及一些難以言說的小幸福。
曾榮獲法國『大固奇艾文學獎』、『書店文學獎』、『國家圖書館員獎』,及『浮尼葉文學獎』。
作品包括《第一口啤酒的滋味》《一直下雨的星期天》《老鼠先生》《迷走幸福回廊》《瞥見幸福的顏色》《胖胖戴樂瑪想飛》《脆弱》等。


【試讀心得】

從一個一直下雨的星期天開始讀這本書,看完這本書時也恰巧是個一直下雨的星期天。其實,書中並未提到「一直下雨的星期天」這句話,然而,這個句子卻最能代表本書營造的氛圍。「一直下雨的星期天」、「星期天總是下雨」這種令人嘆口氣的無奈惆悵感正是本書主人翁施韋格先生在書中不斷表現出的狀態。這種惆悵感發生在花都巴黎,似乎為這種生活中的缺憾增添了一絲淒美。或許這也是「人啊,就必須住在巴黎」的理由,這個城市彷彿可以把所有遺憾變得美好。

作者藉由第三人稱的敘述方式,以短小的日常瑣事描繪施韋格先生的生活,每一個段落都可以當成一個小品文來細細品味,你彷彿可以看到施韋格先生在巴黎漫無目的散步的身影,想像施韋格先生的古怪個性與堅持。整部作品所營造的氣氛與畫面感讓即使沒去過巴黎的讀者也能輕易看見巴黎街頭的景致。而這樣的旁白敘事手法一直讓我想到「艾蜜莉的異想世界」,一樣散發著古怪氣息的兩人在我心中成了巴黎的最佳代言人。

施韋格先生的孤獨在書中隨處可見,這樣的孤獨感讓我想起卡謬的《異鄉人》,施韋格先生不是巴黎人,他的家鄉是個小村莊,自從30年前到巴黎工作時,他就死心踏地的愛上了巴黎。雖然他如此眷戀,但他始終不是巴黎人,他回家鄉時,鄉親直呼他的名字讓他感覺到自己是孤獨一人,因為他們不像巴黎人會稱呼「施韋格先生」。這種孤獨惆悵感貫穿了整本書,跟讀《異鄉人》時,有著同樣的心情。

說到村上春樹總讓我想到很久以前的梅子綠茶廣告,廣告裡的日常悠閒氣氛,是我小時候對「村上春樹」的印象。而作者的寫作整體風格也確實令人聯想到村上春樹,短小的日常拼湊,每個主題看似獨立卻又互相連結,說他是「法國的村上春樹」一點也不為過。

在本書中,讀者跟著施韋格先生為了日常小事而開心、憤怒、傷感、惆悵,一起談場沒有結果的戀愛,看來古怪的施韋格先生有些奇怪的怪癖與固執,但誰沒有呢?施韋格先生其實就代表了每個讀者一部分的自己。

以小確幸來稱呼這本書或許可以,但我覺得「小惆悵」更是貼切的形容。我們只參與了施韋格先生一部分的人生,在結尾時,故事貌似沒有說完,但是,故事又何必要說完,而那些已經說完的故事,是真的說完了嗎?

整體而言,我很喜歡這個作品,這種輕柔的惆悵感竟如此撫慰人心。或許,在每個「一直下雨的星期天」,我都會拿出來再讀一遍。


附上梅子綠茶廣告。

 

如果你喜歡我的文章,就到facebook幫我按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epnie 的頭像
lepnie

天才雷普妮 The Talented Ms. Lepnie.

lep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